泸州财经
泸州新闻网 > 财经 > 政经 > 正文

百万级政府订单转眼就没 浏阳的洗牌变局

核心提示: 浏阳的大小花炮厂正经历着最忙碌的阶段。在花炮被附以越来越多“污染”以及“浪费”的时代含意后,这也成了多数浏阳花炮所必须面对的问题。几百万的政府订单没了踪影,一地接着一地出台了尺度不同的“禁放令”。

唐人李畋将硝石装进竹筒,燃爆之后,以硝烟驱散山间瘴气。他可能未想到,自己的这一发明,也决定了故乡浏阳世代人的生计。一千多年过去,又是一年春节临近,浏阳的大小花炮厂正经历着最忙碌的阶段。在花炮被附以越来越多“污染”以及“浪费”的时代含意后,这也成了多数浏阳花炮所必须面对的问题。几百万的政府订单没了踪影,一地接着一地出台了尺度不同的“禁放令”。

在浏阳一个花炮车间,技师小心地将药珠装进筒管

在浏阳一个花炮车间,技师小心地将药珠装进筒管

作为花炮厂厂主的老徐,最近想着在技术上创新,减少些关于花炮“污染”的诟病。他想到的办法是消减花炮的内筒,以减少花炮燃放后残留的垃圾。可问题也随之而来,“内筒没了,声音就小了,消费者不喜欢”。

2016年上半年,城市与农村销售量比扩大到2:8。而过去一年里,浏阳当地已有近200家花炮企业工区申报退出。竞争对手在减少,似乎有更大的利润在远处招手,却非人人可以企及。浏阳本地也正在进行花炮企业的分类管理和清退。一场“洗牌”正在花炮之乡悄然进行。

年景

浏阳市鞭炮烟花管理局早在几个月前就有所预见,由于各地正逐步退出烟花爆竹生产,为浏阳花炮腾出了一部分市场份额

进入1月,浏阳市区里也只是偶尔才会响起一阵爆竹声,只有城西环岛中那座火树银花的雕塑,一直保持着绽放在天际的姿态。

环岛旁的花炮交易市场里有些冷清,半天看不见一个人影。这里本就不是浏阳花炮生意真正聚集的地方,老主顾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直接和厂子下好了订单,只有初来浏阳者才会到这里寻找合适的生意伙伴。

一个来自外省的花炮销售商挨家挨户问着,他原本的供货厂家已被关停,想到浏阳寻找到新的货源。销售商报出一个想订制的数字,店家听了连连摆手,言语里还带着点“炫耀”,“我老主顾多压了一半的货款,就是觉得还要加货,真的顾不上你这单子了。”

旁边一家经营烟花原料的老板也来帮腔证明,“真的是没货了,前几天我想找他们要一箱给自己家孩子放,都没有了。”

和交易市场的冷清形成鲜明的对比,浏阳市郊外,老徐的花炮厂却是不停歇的景象。老徐的厂区建在一片山头上,沿着山路,每隔一段就有山体被挖凹进去、盖上厂房,间隔的区域则成为了天然的“防爆堤”。

库房门口,几大摞包装箱敞着口等着被装满,在生产车间,技师小心地将药珠装进筒管,完成制作花炮最关键的一步。车间存放的药量有明确限制,只能用完后再去别的房间取来。趁着这间隙,助手把一些木屑撒在地上,防止打滑出了意外。

老徐在生产线上巡视一圈回了办公室,桌上还有一大摞单据等着他处理。春节越来越近,原材料供货商等着他把尾款结清,还有一批批花炮的订单要按时完工。也有慕名来的经销商找到老徐,希望能寻到货源,可厂子里实在有些忙不开了,多数只能是谢绝。

这紧俏的情景,浏阳市鞭炮烟花管理局早在几个月前就有所预见。他们发文分析上半年经营形势曾表示,由于各地正逐步退出烟花爆竹生产,为浏阳花炮腾出了一部分市场份额。并且,由于6、7、8月份当地实行高温停产,在停产结束以后内销产品生产将进入紧张生产期,企业将加班加点生产,安全压力与管理压力将持续增大。

而在去年11月,浏阳烟花爆竹总会则联合周围几个花炮产区发出倡议,表示因生产成本、原材料价格上涨及高温停产缺货等原因,建议花炮企业酌情上调10%到15%的价格。

上一页 1 23下一页
猜你喜欢
责任编辑:刘健
报网互动  新闻报料

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  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>>  更多资讯  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

电话报料:0830-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:news@lzep.cn

QQ报料: